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职校班主任】(01)作者:fexhand

发布日期:2015-06-17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fexhand
字数:5429


   第一章 春游(上)

  春光明媚。把一个班的学生带出教室,带向自然。自然是一件很舒爽的事情。

  春天来了,日头暖了,春衫薄了。我这一个班的学生,虽是职校生,不那么
优秀,却颜值满满,男孩有块儿,女孩有料。

  规定统一穿学校的春秋装,其实这一届商贸班只有一个半班,所以这着装要
求并不是出自教导处,而是我这个班主任的要求。52个学生(我的班30女4 男,
外加一个17女1 男的商务2 班)中,美女如云,全都穿着齐膝裙在2 月的春风中
瑟瑟发抖。引来路人频频回头。

  出游,却没有出城,却是来到我们这城市的中心——西湖。我和教务长两人,
带着这一届商贸学生外出春游。

  说来有意思,每个城市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城市好,但说起旅游景点,大
都会一口同声咬定:这里没玩头。于是,这个班绝大多数的学生,都天天打西湖
过,却没坐船看过三潭印月。

  作为老教师,我已经带过几届学生来这个最近景点。于是早早地打发教务长
回学校,自己在西湖边一个合作旅店订了个房间休息,离集队回校还有整整三个
小时的时间。其实,这么样的安排就和规定学生穿春秋装一样,是出于同样的理
由。

  因为我搞定了我班级的学习委员。所以我知道,今天,在她的裙子里,穿了
一条粉色的丁字裤。这是作为上一次期中考试的奖励发给她的。只是别的同学不
知道快递发来的是这样的奖品罢了。

  这个位置,视野极佳,因而这个旅店被我们学校当作长期合作伙伴。现在,
我清晰的看到,我班级的一个小妞,和隔壁班那个唯一个男孩指头拉指头走进了西湖
边的一片小树林。按理,我应该立即出面制止。不过,我只是简单笑笑。敲门声
响起,我今天的外勤津贴来了。

  推门进来的是我班的学习委员。16岁的姑娘,167 的纤长身材,却长了一对
C 罩乳房。自那晚晚自修被我抓到她和男朋友在水房苟且之后,她就成了我掌中
猎物。男朋友被迫退学,她在我的包庇下免于责罚。全都是因这一双大奶。

  「老师,全都午餐完毕,大家开始分头游玩。」这是废话。我已经看到下面
一对对一堆堆各自散开,有的往树林去,有的在湖中荡舟。

  下面三个小时就是我的享用时间了。

  门关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一部电脑,刚刚拉上的窗帘,和穿着校装的小青,还有我。
我如何征服她的故事按下不表。现在,她已经完全成为我的玩物了。

  我一指头直接抓住了她饱胀的乳房。

  「恩,又长大点了,最近又被谁舔过了吧。」

  「没……没有,只有你……」

  「真的吗?」我的右指头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姑娘的左乳,在我的揉捏下扁了
又圆,她黑色的眼睛尴尬不安地看着我,既想抽身避过,却又不敢。

  「给你的家庭作业,完成了吗?」

  「恩。」

  「那汇报吧。」我要求小青在学校了解同学们的性关系发展状况,向我汇报。

  「哦……」我一把把小青揽过来,拉到床上,一边揉捏她的双乳,一边听她
汇报。

  「那个……那个,小玥最近在月光吧出台,大概在外面过过两个晚上吧。」

  「你们晚上不是有点名吗?」

  「都是代点名,值班老师从来不会进宿舍来查的。」

  「哦,还有呢?」

  「夏源,好像在我的上铺自抓……」

  「有点意思……」我的眼前浮现夏源的白净脸庞,加上情欲,会是怎样的表
情呢?

  「魏佳佳,好像最近和男朋友做过了……哦!老师,你轻点儿……」

  「是吗?」一听说优等生魏佳佳都被人上了,我的指头上不由的加大了力度。
捏得小青一阵乱抖。

  「恩,她好像在问人避孕药的事。」

  我一听,下面更硬了。直接顶在了姑娘的后腰上。

  姑娘的喘息逐渐粗重起来。

  「老规矩!」我不理会姑娘脸上一脸的不情愿,拉住她的马尾辫,把她拉起
来,嘴巴直接对着我的裤裆。然后把拉链拉下,把早已挺起的鸡巴翻了出来。

  姑娘的马尾辫,近来根据我的要求调整过好几次,完全是为了找到最方便我
拉着口交的那个角度,其实,她的口活很好,完全不用我控制就能很舒服,但我
就是要享受那个操控凌辱的过程。每一个我玩过的小妞,都要从乖乖女变成荡妇,
这个过程并不长,要好好珍惜。

  姑娘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的龟头刮过她的上腭,直接顶到她的喉咙口,
拉出来的时候,有意从她的腮帮刮过,看到龟头的形状在姑娘清纯的脸侧鼓出,
这种刺激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舌呢?」我厉声问道,同时指头背轻轻打在她的面颊。实际上,我抽抽插的
太快太深,姑娘根本来不及反应,现在她按照我教的那样,用舌顶住了我的马
眼,迎接我的顶入,当我抽出的时候,又在龟头四周打着圈。

  「技术有进步嘛。」我及时地表扬。

  「口交的时候看着我!」我又发出新的要求。姑娘不安地抬起眼睛,迎向色
狼的眼神,又不知所措地不知道是不是该盯着,左右闪动。这种眼神,用不了多
久就会变成骨子里的淫乱荡,我努力记着这眼神,一边坏坏地笑了。其实她趴在我
两腿间这种姿势要抬起眼睛显得很吃力,不过这也正是有趣的地方。

  很多姑娘是做得出,说不出,眼神里还是不敢流露骨子里的感觉,这就是调
教的美妙之处了。

  「另外一项作业呢?」我猛地把鸡巴拔出,姑娘一怔,龟头正打在她秀挺的
鼻子上,牵出一长条不知是口水还是我的液体,姑娘想抬指头擦却又不敢,因为她
好像想起了什么。

  「还没有完成……」她指的是,我要求她在寝室偷拍同学裸照的要求。她的
眼神,显得有点慌张。

  我装作生气的样子:「青青啊,你知道开除小良,而保下你,有多不容易吗?」

  「对不起……」姑娘一阵颤抖。这个年龄的小妞,还是容易屈服于权威以及
长者,即使我用的完全是借口。

  「我让你舒服,让你满足,你也要回报我啊。要知道,主张处理你的老师有
多少,我能保护你多久呢?」我语重心长。

  「老师,不要……我听话,我一定会完成的。」这个姑娘是真的有些慌了。
她有意没意地把我的指头抓起来,按向自己的胸部。一半是害怕,一半是彼此的满
足。大家都不捅破。

  「把奶子拿出来!」这回我在下命令了。姑娘垂下头,把校服套装的扣子解
开,然后解开了衬衣胸口的两粒扣子,把胸罩拉起来,把右边的乳房从衣服里拉
出来。姑娘皮肤很白,这种姑娘的乳头通常会是非常浅的嫩粉色,何况还在发育
期,大概是年纪小就被开发的缘故,小青的奶头已经显出一种艳红色,骄傲地显
出成熟的风韵。不过乳晕连带奶头却是向上鼓起一个小丘,这意味着这个女孩还
在发育之中。我喜欢这种奶头。

  我不客气地用指头捏住了她的乳头,用力捻着,一个稚气的小妞,被迫从衣服
里把乳房拉出来让男人玩她稚嫩的乳头,这画面,谁看了都会喷鼻血。姑娘的身
体很快发软,不由地歪倒在我的指头臂上,肉体轻轻地颤动,鼻息既清香又粗重,
透着诱人的渴望。

  「那么我要的照片呢?」我有意把姑娘的乳头向外拉,上下地拉着,这种轻
佻的动作,让姑娘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17岁女孩的胸,通常是在保守学生制服
的保护下向男孩们发出隐隐的诱惑,很少有人能享受这样的淫乱靡时刻。也很少有
姑娘能在这样的花开季节,享受这样的开发。

  「……我想办法……」姑娘从急促的鼻息中喘出几个字来。

  「恩,乖,这下不能再耽误了哦。」我又一次及时给予肯定。这种长与幼、
男与女、主与仆的话语方式,一定要时时加以保持强化。我同时用动作加以抚慰。
不再拉痛女孩的乳头,用指头掌把玩起姑娘的右乳,一会儿,又轻轻地把姑娘的胸
口扣子解开更多,方便把另一个乳房也解放出来,一指头一个,揉捏起来。

  「好孩子,知道吗,女孩都很禁欲,就像之前的你,我让你快乐,你也要让
我快乐啊,我们可以让更多人快乐,不是吗?」

  姑娘已经无法用话语回答,娇喘连连。眼见自己的双峰都被人把玩,她早已
失了自制,指头也不由地把住了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不过她的套弄很轻柔,她
还在用最后的矜持,掩盖她内心早已被撩起的欲火,一个17岁的学生妹,在男生
面前保持一副纯洁不可侵犯的样子,防线却已被攻陷,欲望的幽谷,期待着填充,
却又不敢释放得太过,生怕被我看轻。于是她只能如此尴尬地垂着眼睛,不敢享
受得忘情,又不能完全置身于外。肉体,已经控制了她。

  我不能放过如此美妙的时刻。于是我把她的裙子撩起来,让她自己用指头压着,
露出穿着粉色丁字裤的下体。

  「你还听话的嘛……」我笑笑地拉住丁字裤的下边,弹了一下,姑娘不习惯
地退缩了一下。我得意地一阵大笑。

  因为姑娘的下身已经被淫乱水润透。我用指头掌盖住了姑娘饱满的下阴唇。然后把
粘乎乎的丁字裤向逼缝那儿赛进去。一边欣赏姑娘不知所措的表情。这太好玩了。

  我几次想用另一只指头把姑娘的脸扶正,看着我,可是她却总是执拗地垂着头,
我太熟悉这个时刻了。

  我虽然操过她几次,可是总未能建立一种完全显示出两厢情愿的联系。她到
现在都还在头脑中努力否认自己的感受,甚至否认自己在我的肉棒下青春呐喊的
记忆。我喜欢这种时刻。一旦她被完全开发,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是个中老指头,轻轻抚抓了几把小妞的湿逼之后,突然,把中指狠狠抽插进了
姑娘的阴唇道。

  姑娘发出了短促的「啊」声,然后迅速用湿淋淋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

  那种羞怯又原始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幸欣赏。

  我不能再笑了,我得给她她需要的感觉。于是我中指用力,狠狠地在姑娘的
阴唇道里抽抽插起来。姑娘一下一下地在我的抽抽插下抖动,强忍着肉体的颤抖,继续
用湿淋淋的眼神盯着我。我也用直直的、侵略性的眼神瞪住她。同时,指头上继续
加快抽抽插的速度。传递一个信息:她完全是我的,她被我征服。

  姑娘很坚强。她继续坚持,虽然鼻息沉重,但眼睛却努力睁着,尽管只能是
下垂地不安晃动,但不放弃最后的矜持,维护着被迫和我亲热的假象。

  我内心笑开了花。装吧。

  有时候我也很怀疑,每到这个时候我为什么总是想发笑,当然却总是忍住了。
这个时刻很关键。

  姑娘在最后选择,是不是要把自己的肉体,完全交付给你。她们只是在无谓
抵抗罢了。

  每到这时,我都有个邪邪的念头。装吧,绿茶婊,我一定要把你弄成人尽可
夫!你知道那些清纯得像小公主似的妞们,最后被我开发成什么样吗?

  我邪邪地在心里笑了一下,这下不必客气了。

  于是我把大拇指迅速按在了姑娘小小的若有若无的阴唇蒂上。姑娘一下子愣了。

  然后我双指并用,一边抽抽插一边撩拨按压。

  姑娘终于垮了。

  她一直紧绷的双膝不再用力,一下子塌倒在我的指头上,不知是想尽情享受我
的揉搓,还是想用肉体压住我的指头,防止进一步的侵犯。也许两样都有。

  这下由不得你了。

  我恶狠狠地用拇指食指双指夹起她的阴唇蒂,大力揉搓起来,中指却停在阴唇道
里。

  姑娘的喘息声同时从鼻子里和口唇中喷出,她失控了。

  最后吐出的几个字是——「为什么……要诱惑我……」,眼神却从羞涩和凝
视,一下子变成了花花的笑。似有泪光。

  我哪能错过这个时刻呢。

  我的三指同时用力,用千锤百炼的花式指头法搓揉姑娘的下阴唇,她崩溃了。

  花样年华里的嫩纯姑娘,终于气喘如牛,连跑八百米测试的操场上都没见过
这般的喘息。随着我指头上力道的加重,喘息越来越重,终于忍不出,哼出了声。

  这声音,像是平时表达讨厌的娇叱,又像被突然侵犯的惊呼,接着变成了完
全无意识的浪喘,她没办法管住自己的嘴了。

  我始终睁着眼睛,我要记住这个美妙的时刻。一个嫩纯女孩,被开发成荡妇
之前,那种自我的克制矜持和放任失陷。

  她终于想起了什么。忽然把嘴巴凑上来,想用我的嘴堵住她自己的嘴,她不
能再听到自己发出的浪呻吟了。

  我哪里会让她如愿呢。

  我用另一只指头压住她的左胸,然后一边揉捏,一边却用力推出去,让姑娘的
嘴够不着我。

  姑娘一边尽最后的力气忍住浪呻吟,一边尽力地向我迎来,却只能把胸脯向我
的指头掌挤过来。她急得哼起了哭腔。

  我要完全击溃这妞的自尊。

  于是我用力把她的左乳向上推,同时抽插在她逼里的右指头停止了动作。

  姑娘再次感到意外,下身不由自主动迎向了我的指头,作起了不情愿的本能的
套抽插动作,眯起的眼睛因为完全失控的无奈,发出了哭腔。

  我要再一次挑战她的底线:「舔自己的奶子!」我把姑娘的左乳推到她嘴边。

  对于C 罩杯的乳房来说,自舔这种项目还是有一定难度。不过,对于练过民
族舞的小青来说,还是值得挑战的。

  我把力量集中在左指头,把乳房拉长,向姑娘嘴边凑去。

  姑娘一边无意识地扭动肉体,希望我的右指头能继续抽抽插,一边尽力把头迎向
自己的左乳,同时,把舌伸出来,终于舔到了自己的乳头。

  她一边轻轻地尽力舔,一边把哀求的目光投向我,用右指头抓住我的右指头,希
望我能继续抽抽插她,发现我不为所动,终于急得哭了出来。

  「把奶头子舔硬!」我有意用流氓的口气把「奶头子」三字中的「头」拉长,
继续羞辱着姑娘。我知道这妹子的左乳比右乳要敏感些,发情的时候,左乳头会
勃起变长,比右乳要长一截。

  知道姑娘不会太情愿地做出这种自淫乱的动作,于是在她恍惚之间,忽然右指头
上又加了动作,停下的中指又大力抽抽插起来。姑娘终于听话地软了脖颈,舌用
力地够着自己的奶子,淫乱荡地舔起来。

  她总算放弃自己了。

  「你的奶子变硬变长了哦!」我笑着挑逗她,她一边尽力地舔,一边加上嘴
唇的吮吸,装作没有听见我的挑逗的话。

  我哪能放过她。右指头迅速从湿逼里拔出,把淫乱水抹在她另一只乳房上。

  姑娘发出不情愿的浪呻吟声,被我拉着头发,嘴转向另一个乳房,舔着自己的
淫乱水。我继续把淫乱水抹在她的脸上。

  她现在完全是我的玩具了。

  要开发一个小妞并不容易,尤其是从最早的深度自我防卫与矜持,让她完全
放弃自我表现出淫乱贱的一面是挺难闯过的一关。而闯过去以后,有时有很快变得
淫乱浪无比,没有当初的味道了。所以小姑娘应该从小玩起,每个年龄有不同的玩
法,经历不同的开发,才不算浪费造化神功。

  小青前几次是被我强上的,有一次甚至就是强奸,硬是把她从哭泣拒绝操到
神志模糊,然后屈从于自己的肉体。那几次我击碎了她的矜持,让她初识自己的
淫乱浪,体验那种骨子里释放出来完全失控的感觉,然后她就只能半推半就。所以
现在是微妙时分。我正在迫使她感受自己有多贱。

  看着一个花季少女,在男人面前表演自己的淫乱贱,我及时加以表扬肯定——
我又把一只指头的中指抽插进了她的逼里。这时她很主动地套弄起来。她已经完全被
欲望控制了。

  于是我扒开她的逼,把鸡巴塞了进去。她便主动地开始套起来。

(待续)